返回
文化资讯
分类

从纸质书到“大IP”:网络文学的“落地”与“腾飞”

日期: 2020-04-30 09:42 浏览次数 : 200

网络文学发展二十年以来,在经历了一段迅速发展的野蛮生长,现在已经逐渐小有规模。从孤军奋战到成为文化输出点,网络文学的力量不可小觑。而在这二十年间,随着网络文学多元化的发展,大量网络文学作品的IP孵化,多种资本强势介入网文市场。

随着“IP经济”的崛起,曾被当作“亚文化”的网络文学近来有大热之势。从QQ还叫OICQ的那个时代开始,网络文学是怎么走到今天的?我和不同时期的网文写手、读者聊了聊。(本文中主要讨论“网络小说”,暂不涉及诗歌、散文等其他文学体例。)

此次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第二场IP路演由中文在线、博易创为、天下书盟、连尚文学共同举办,现场不仅有业界专家、作家出席,还有各大文娱圈、影视圈、动漫圈、游戏圈的代表人员参与,大家共同探讨更多的探索网络文学商业模式以及网络文学领域生态新风向。

繁体出版曾是早期写手的经济支柱

图片 1

纵观内地网络文学的诞生,离不开1998年前后中国电脑及互联网的硬件环境。1998年前后,互联网作为新生事物兴起,大批文学创作者和读者都站在“互联网”与“三次元”的十字路口。这个特殊时期,创作者第一次拥有了新的创作平台,除了传统纸质媒体如报纸、期刊、出版社外,还可以在BBS、博客、文学网站上进行创作,读者也开始接受更多渠道的作品。以《此间的少年》为例,风靡于2002年左右,我询问一些读者知晓这部作品的渠道,就有论坛、网站、报纸、杂志、纸质书等多种。

天下书盟的作者翟鹏延谈到:“作为网文作者,如何能够满足网民们的需求写出好的文章呢?”这个涉及到具体做卷纲的时候要预先设定好字数。每个剧情都有开始(铺垫或者说伏笔)——发展——高潮。小的剧情三章,中到大的剧情基本上是3万字到20万字左右。不要一下子埋很多伏笔,以为会很吸引读者,处理不好只会让读者看得混乱,作者自己也会写乱。

可见创作于互联网初兴时期的网络文学,未必刻意以“网络文学”自居,而只是借助互联网平台发表与传播的“通俗文学”。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类作品在那个时代的确有其特殊性,主要就体现在“生于网络、长于网络。”

当你不能同时处理好各个支线或者说不同剧情发展的时候,那就不要心急,一个一个来。不要有太复杂的交叉发展,虽然说都要相互关联,但是中间都会有一条很清晰的剧情发展线路牵着的。先想好,写到大纲里面,然后构思好了具体剧情再去写正文,按部就班。在构思剧情的时候一定要让读者看得爽,看得过瘾。还要关键时刻吊着读者的胃口,当你设置主角完成了一个目标之后或者说达到某个剧情目的之后,一定要赶紧抛下一个目标或者开启下一个事件的引子出来。比如主角的成长发展,磨难、进步、或者情感纠葛、复仇、矛盾冲突等。只要剧情够出彩又一直保持着一个起起落落的发展节奏,那就会一直吸引读者。所以大家在创作的时候一定要抓住堵着的心里需求,不要从自我心理需求出发。

早期互联网的文学交流平台主要集中在文学网站和论坛,西祠胡同、榕树下、天涯、晋江、起点等这些早期文学网站大家都不陌生,各大高校的校园论坛如水木清华BBS、北大未名BBS也是重要的讨论区。在有大量原创作品之前,互联网上主要是传播一些实体书的扫描版、“手打”版,其中以港台作品为主,如黄易的武侠作品、台湾的言情小说等等。

据悉,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将会在8月9-11北京亦庄国际会展中心举办。

晋江网资深用户林深回忆道,“当时台湾小言很热,这边就有很多爱好者自发地扫描和校对,晋江原创网的前身晋江文学城就有一大批人在做言情小说扫校工作。我之前也做过一点,是很需要耐心的工作。所以最早的时候就是一帮小说爱好者聚集在网络上,然后慢慢地有人开始自己写。”这些扫校的作品中不乏网络文学的代表作,如台湾作者罗森的《风姿物语》,可谓培育了第一批网络文学的作者与读者。

为了鼓励原创作品,当时比较有名的文学网站如花雨小说网、晋江文学城、榕树下、幻剑书盟等开始重视为原创作者提供创作平台,单辟“原创区”或“专栏”供作者发表作品。台湾的原创网站鲜网也被更多人知晓,使得台湾同期的网络作品也先后进入大家的视线,这种更多讨论资源、更多创作平台的环境下,网络小说如雨后春笋般进入我们的生活。

然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些看似欣欣向荣的“网络小说”背后,有着创作者日更万字的辛劳,以及好似“无脚鸟”般难以落地。

当时网络小说的作者创作初衷多为爱好,其作品并无归类,在被定义为“网络文学”之前,由于早期传统文学与其泾渭分明的正统地位,甚至不能被归为“文学”。那个时期纸质书的地位不言而喻,网络小说虽广为传播,却由于题材等原因难以被出版为纸质书,许多网文作者的经济来源都是繁体出版。

一位早期网文写手透露,“那个时候网文免费阅读,题材又很难出版,2003年前后,我朋友最多的一笔收入,就是在台湾出版了纸质书,扣掉税后有400多美金的稿费,发来的支票,还要去银行托汇,其它基本没什么收入。付费阅读是2003年后的事情了,而且说实话网站收益非常有限,要和网站分成,大家每天写作近万字,能出版的只是少数。”

当时得以出版的作品都是网络文学中的佼佼者,但出版后的网文作品,部分不得不面临“停止网络连载”的要求,如果作者执意要在出版的同时进行网络连载,要么无法出版,要么必须放弃部分利益,网文作者像“无脚鸟”一般不知如何在现实中落地,而许多网络文学的创作者,也在生活与工作的压力下,中断了创作。

在传统出版社“落地”,曾备受争议

内地出版社较早出版的网络文学作品,如台湾作者“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由知识出版社在1999年出版;被称为“网络第一书”的《悟空传》,由今何在创作,光明日报出版社在2001年首版。内地对网络文学的“纸质化”出版,使那些在网络上创作的作者及作品得以被网络外的人知晓,“网络文学”这一概念逐渐形成,网文作者也逐渐可以在传统的出版业“落地”。

许多在网络上积累了大量人气的作者开始转向纸质出版业,其中以杂志期刊最为突出,在2000年至2007年间,《今古传奇》、《科幻世界》、《科幻世界 奇幻版》、《九州幻想》等杂志上都聚集了一批在网络上极有名气的作者,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网文作者或多或少都在这些杂志上连载过作品。

这一期间,网络文学的主力军可谓在网络和杂志平台双线创作,并出版了大量纸质书籍,如江南的《九州缥缈录》、沧月的《大漠荒颜》、燕垒生的《天行健》、树下野狐的《搜神记》、萧鼎的《诛仙》等作品在网络或杂志连载后,都有纸质书籍出版。

而这些作品一经出版,就面临着“网络文学”文学性及深度的质疑,有些作者借由纸质书的出版,加之在网络上的人气,知名度大大提高,“华丽转身”,开始不再于网络上发文,成功转型到传统纸质出版业继续创作;还有一些作者在作品“备受争议”的评价之下,坚持创作或放弃。

这一时期,网络文学的“纸质书”出版意义重大,不仅可以为作品起到“二次传播”的作用,提高作者知名度,也似有为“网络文学”正名之意,出版为纸质书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对“网络文学”这一新兴产物的肯定,网络文学的创作者不再是只能在网络上徘徊的“无脚鸟”。

付费、催更:网络文学的产业化

随着2000年后一批网络文学的纸质书陆续出版,“落地”后的网络文学开始再一次“腾飞”,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网络文学的题材和写作手法日趋专业化,并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二是各大文学网站论坛纷纷尝试商业化,开创了“付费阅读”的网络文学产业。

从网文创作方面来说,以玄幻为主流题材的网络小说,开始分化出更多题材和类型,在起点中文网上,我们可以看到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职场、军事、历史、游戏、体育、科幻、灵异等多个分类。而各个分类之下,网文独创的流派和剧情桥段也独具特色。

以最广为人知的穿越情节为例,早期有此情节的作品如《调教初唐》,对于主角如何合理穿越的剧情,需以上万字去描述,再至2007年的《庆余年》,这类情节字数逐渐减少,而在2011年的《武动乾坤》中,甚至只需要一句话稍作介绍即可。而“穿越文”也成了网络文学的代名词之一。其实,这些网文多为历史架空题材,“穿越”只是网文中流行的一种情节。

网文的传播力,也使得各种“知名桥段”更容易被其他作者模仿。比如网文“盗墓流”的代表性作者天下霸唱,其作品《鬼吹灯》的盗墓情节就引领了一批以此为主要剧情的作品,其中最为知名的有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而“鉴宝流”的佳作《黄金瞳》,作者打眼所使用的“赌石”桥段,也被这一流派的众多作品纷纷仿效,但如《黄金瞳》一般精彩的却并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