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化资讯
分类

高原故事:他们值得被看见

日期: 2020-04-01 02:32 浏览次数 : 122

8月18日下午,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高原故事:他们值得被看见”——“小马驹丛书”创作分享暨新书发布会在上海书展举行,“小马驹丛书”的作者唐明与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军旅作家王宗仁就高原故事写作展开对谈。

图片 1

小马驹丛书目前已出版了两本:《带着我的小马回草原》《我的爸爸在云端哨卡》。

在北京万寿路28号,我与王宗仁老师的话题围绕青藏高原聊开了。61年前,他还是汽车团新兵;61年后,他仍情系高原,用笔架起一座心桥,续写闯荡“生命禁区”的军魂。从他脸上,我看到了“昆仑之子”岁月风霜的印痕;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高原老兵的一往情深。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带着我的小马回草原》讲述了藏族小男孩曲吉多吉和他的小马的一段充满了惊喜与意外的成长旅程:藏族小男孩曲吉多吉出生在格尔木的“三江源生态移民村”,却一直向往唐古拉山上的故乡多尔玛草原。他有一个秘密计划:送小马回草原。小马来自遥远的唐古拉多尔玛草原,在那里,它才可以自由的奔跑。于是,一个冬日的早晨,曲吉多吉带着小马偷偷出了村子,在路上,他遇到了磕长头的朝圣者和年轻的僧人,为了解救受伤的狐狸妈妈在风雪中迷了路……在这次冒险的旅程中,小曲多变得更加勇敢自信。

青藏高原的脚印

作者采用了多视角的叙述方式,以藏族小男孩曲吉多吉为核心,展示了藏族牧民离开草原,在格尔木城郊的“三江源生态移民村”的新生活画卷,彰显了他们坚持信仰、敬畏自然、崇尚自由的美好品格,同时也饱含着游牧移民对草原的深切不舍和依恋,尤其动人。

■剑 钧

而在《我的爸爸在云端哨卡》中,作者讲述了一个娇滴滴的成都小男孩谢小马的军营“变形记”:八岁的小男孩谢小马是个爱哭的成都娃,这个暑假,他在青藏铁路沿线位于海拔4772米的“云端哨卡”,与爸爸及其战友们度过了一段难忘又特别的时光。谢小马在这个特别的地方,在军营男子汉们的感染下,一方面领略了粗犷雄浑的高原风光、亲密接触了可爱的高原动物,另一方面又经历了危险艰苦的抢险救灾,对父亲从抵触转变为亲近、敬佩,自身也从一个备受长辈呵护以至于有些胆小懦弱的城市男孩,渐渐变得自信、勇敢、有担当。

一个人的脚印就是一个人的历史,从秦川村落蹒跚学步到青藏高原戎装出发,脚印记录下他春日的稚嫩、夏日的活力、秋日的成熟……在我先前的想象中,脚印有时会像春花,留下一地美丽;有时会像秋雨,留下一片风霜。可在他的想象中,脚印是可可西里的红柳,留下中国军人的赤诚;脚印是唐古拉山的车辙,留下高原汽车兵的执着。

作品选择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切入点来反思当下的家庭教育,同时又展现了边关军人默默奉献,朴实而又伟大的生活横切面。

于是,在北京万寿路28号,我与王宗仁老师的话题围绕青藏高原聊开了。61年前,他还是汽车团新兵;61年后,他仍情系高原,用笔架起一座心桥,续写闯荡“生命禁区”的军魂。从他脸上,我看到了“昆仑之子”岁月风霜的印痕;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高原老兵的一往情深。

发布会上,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唐明说,书写青藏高原儿童的故事,一直是她的创作理想和动力。

这两个故事都取材于真实的故事和背景,作者经常去格尔木城郊的“三江源生态移民村”采风,被特别的藏族文化所吸引、而当地移民村小学的很多留守儿童更是给了她很大的触动,他们的纯真、开朗,就像高原上自由奔跑的小马驹,于是就有了这部描写移民村生活的《带着我的小马回草原》。

那是格尔木吗?他第一次驾驶军用卡车,在“南上拉萨、北去敦煌、西往茫崖、东到兰州”的路牌前,从脚踩油门的那一刻起,长约2000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的青藏公路就成了他形影不离的亲密伙伴。他笔下,“飞雪和冰凌在方向盘上交汇,山路和戈壁在掌心重叠”。此时,我眼前浮现出一位穿着满是油污的旧军袄,驾着德国二战时的旧卡车的年轻军人,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恶劣条件下,渴了吃一口雪、饿了啃一块冻馒头、困了歪在椅背上打个盹,手冻得像馒头似的,一个月也洗不上一次热水澡……在他心里:苦,是一种人生滋味;乐,也是一种人生滋味,将两种滋味融合到一起,就是与命运的顽强抗争,就是充满诗意的生活。

而《我的爸爸在云端哨卡》的创作灵感则来自于作者2016年到昆仑山某武警部队的一次采风。云端哨卡其实是青藏铁路沿线驻守的一个武警执勤中队,为了这条连接内地与西藏的生命线,他们长年驻扎在海拔近5000米的大山里,那里自然条件十分恶劣,高寒缺氧,但这些可爱的战士铁骨铮铮从不叫苦。从山里回来之后,作者脑子里全都是那些年轻战士们的形象,他们坚韧、阳刚、充满了浩然正气,于是就有了这个城市小男孩到云端哨卡过暑假的故事。书中,小主人公谢小马经过一个夏天的特殊历练,从一个胆小怯懦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坚强勇敢、有责任有担当的小小男子汉。作者说:“写这个小说,我不仅想为高原军人唱一首赞歌,我还想记录一个男孩子的一段特殊的成长经历。”

他回忆说,那是一台上世纪40年代的老爷车,没有电瓶,没有马达。每天清晨,冒着严寒走出屋门的头一件事就是拾干柴烤车,一烤就是一个多小时,否则车子一发动,管子就可能憋断了。有时找不到柴火,他们不得不挖红柳根。一次,他和战友实在找不到可烧的东西了,就把棉军衣内里的棉絮撕下来点着了。后来,他将这段往事写成故事,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时,村里乡亲听到王宗仁的名字,便告诉了他的老母亲。母亲心疼儿子,连夜赶做了一件棉背心,让父亲寄给千里之外的他,可很长时间他都舍不得穿。

嘉宾王宗仁先生在青藏高原上度过了他的青年时代,他曾经一百二十多次翻越世界屋脊唐古拉山,也曾多次经历战友的离去。高原的美和严酷,都成为他后来最重要的创作源泉。

这就是当年青藏高原汽车兵的真实写照。苦吗?苦!难吗?难!累吗?累!然而,透过青藏高原恶劣的天气,他感悟的却是心中的万里晴空。

他说,《我的爸爸在云端哨卡》让他回想起了当年和战友在高原上的共同经历,非常开心能够看到更多的作家关注高原,书写高原故事。

“剑钧,你知道没修青藏公路前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吗?”他不待我回答就接着说,“我军第一次进藏,在唐古拉山整整走了22天,才翻过大雪山;到了藏北那曲,又走了半个月才到达拉萨。自从有了青藏公路,有了高原汽车兵,我们的战士和民工再也不用赶着骆驼、牦牛、骡马每次往返半年运输进藏物资了,再也不用靠酥油灯照明了,再也不用靠烽燧传递信息了。但在这背后,又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的汽车兵每天承受着生与死的考验?我的良知告诉我,不能忘记他们,我要用笔记录下来,以告慰无数英烈的在天之灵。”

小马驹丛书是目前少儿文学原创领域比较难见到的反映高原儿童成长的现实题材作品。《带着我的小马回草原》聚焦藏族生态移民家庭,而《我的爸爸在云端哨卡》则关注了边关军人家庭。接下来,作者还将继续完成讨论“自然环保主题”的《天鹅妈妈》和讲述“文化传承”的《寻找达罗》,相信后者的出版也会使小马驹丛书系列的表达内容更加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