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化资讯
分类

中国气派中国趣味

日期: 2020-04-01 02:32 浏览次数 : 60

《岐黄》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古典文学的意象。我们都知道,“黄”在这里指中华人文始祖轩辕黄帝,“岐”是他的臣子岐伯。相传上古的时候,轩辕黄帝经常和大臣岐伯坐而论道,探讨医学问题,出于对黄帝和岐伯的尊崇,后人以“岐黄”指代中医医术。

图片 1

但是在中国古代,“医”并不单纯地指与疾病有关的诊断和疗救,而是与治国有关,与伦理教化有关。所谓“上医医国”,或者“医者仁心”,以及我们后来说的“儒医”等等,产生了一系列的概念。因此以岐黄为书名,既是对小说内容、人物情感,尤其是精神指向的一种暗示和概括,亦包含了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以此为背景,作者漱玉开始了她对当代医者的日常生活以及他们内心世界的探索和展现。作品开头,青春亮丽的女大学生方樱子出场时有一个特别好的形象描述,说她“挂着比头顶上的太阳还要灿烂的微笑”,这是人物的基调,也是作品的基调,带着“灿烂微笑”的方樱子投入到治病救人的现代医学事业中去,将救死扶伤的现代人道主义精神融入到实现自我价值的个人追求之中,融入到她整个工作和生命过程中。在改革开放40周年刚过,新中国成立70周年将至的重要时间节点上,《岐黄》的出版和获奖有着特别的意义和价值。

网络文学作为拥有亿万读者的通俗文艺创作,应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对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每一个希望有所作为的网络作家应当承担的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

网络文学经过约20年的努力,当下已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它的经典化倾向和主流意识形态化的过程。所以《岐黄》的主人公——一群年轻的医学工作者,将个人的成长、发展,融入到改革开放的大进程中去,融入到时代的发展和进步中去,让我们看到了改革如何运行在时代的深处、社会的深处,如何融入到了每一个中国人的个人成长之中。小说有激情、有梦想,有希望、有失望,当然也有一些情感的挫折和现实的苦痛。但是贯穿始终的是前进的力量和收获的喜悦。

纵观网络文学20多年发展历程,从最初信手涂鸦的怡情遣性,到市场驱动的高速生长,再到日趋成熟的回归主流,网络文学成长为突破文学疆界、实现跨界融合的文化创意新领域,在繁荣和发展当代文艺事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小说中有一个人物的出现特别具有象征性,即中文名为“李悬壶”的外籍青年医生托马斯。这个人物代表了西方现代医学对古老中华医学的认知和向往。小说中另有一些人名是直接取自中草药名,比如说艾叶、甘草、杜仲等,作用在于营造出一种中国趣味、中国审美和中国气派。

近年来,网络文学持续高产,读者越来越多,现实题材创作明显升温,彰显时代风采、洋溢生活气息的优秀作品不断涌现。与此同时,网络文学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持续深耕,日益向着精细化、多方位、纵深化方向发展。日渐繁荣发展的网络文学,受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滋养,极大丰富当代大众文学。

整体来看这部小说情节生动、描写细腻,人物性格也是饱满丰富的。其更大的一个特点在于语言比较幽默、风趣,这样的叙事中洋溢着一种积极乐观、温暖人心的正能量,构成了小说的一种整体审美趋向和氛围。

经典引路 全新演绎

讲一点题外话,过去很多日本作家,尤其是像井上靖这样的大作家,其作品的名字就直接取自于中国人名、地名,或某种中国古典意象,比如《敦煌》《楼兰》《孔子》等。这代表了日本那一代作家对中华古老文明的一种向往。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以及他在多种场合的讲话,都强调了文艺作品要展示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树立文化自信。新时期以来,很多作者包括一些知名作家,都大量模仿外国经典,学习西方的标准,今天我们还可从当时的一些著名作家作品中看到这种模仿的痕迹,尤其是语言的模仿以及一些审美模式和价值取向上的模仿。当然,我们不会否认这些作品对新时期文学文化建构意义上的贡献,尤其要肯定作家为将中国文学融入世界文学版图中所做的种种尝试和努力,但在今天看来,这样的作品应该说是不具备原创性,是丢失了自我的。事实证明,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我们的精神命脉,失去了我们自己的文化身份。

中国网络文学自诞生起便与优秀传统文化有深切渊源。在其发轫之初,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就是模仿经典或戏仿名作的文字,一些早期作者,也是在文学经典指引下,一步步走进网络文学园地。最初的网络写作,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融入其间。

每一个用汉语写作的中国作家,都应对两个传统负责:一是自有《诗经》以来中国古典文学的大传统,一是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的小传统。尤其是“诗经”以来的大传统,为我们建构了审美上的集体无意识,也即所谓的东方意味。而感受中华民族的文化体温,唤起民族文化的认同,涵养走向未来、走向世界的勇气和信心,是每一位中国作家的责任和使命,不管是传统写作还是网络写作,无论是传统作家还是网络作家。正是从这一点出发,我充分肯定《岐黄》的探索和努力。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佳作名篇有如浩宇繁星,众多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的典范之作,既是文学创作技巧的取法宝库,也是作家灵感的不竭源泉。综观中外文学史,对经典作品的深度揣摩是成功创作的宝贵经验之一。如汉代扬雄《太玄》《法言》分别是对《周易》和《论语》的仿写,维吉尔对荷马史诗的模仿更是经典例证。众多经由经典创造性转化而成的作品,在岁月的千淘万漉中可能沉淀为新的经典,如陆机等人的“拟古”就被《文选》列为经典。通过化用和改造的方式致敬经典作品,是网络文学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途径之一。如莲青漪的《狼毫小笔》,模仿唐诗宋词情韵兼备,描绘名胜古迹形神俱足,演绎历史传说袭故弥新,广受读者喜爱,这类清新雅丽、古意悠悠的作品,大都直接受益于经典的熏陶或名作的浸染。古风小说《绾青丝》大量引用唐宋诗词,颇有“清词丽句必为邻”的意味。小说中《咏柳》《问刘十九》《水调歌头》《卜算子⋅咏梅》《一剪梅》等名篇起到烘托人物形象、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

还原和再造传统文化中的经典意境,也是网络文学的典型创作模式。纵观当红的网络文学作品,往往营造一种古雅和精致的意境,表现出对民族审美传统和优秀传统美德的追慕和认同。如《琅琊榜》《鹤唳华亭》等轰动一时的作品,从小说文本到影视改编都表现突出,有的在走向海外过程中屡创佳绩。这些作品的成功固然各有原因,但有一点大致相同,那就是原作者大多是酷爱古典文学的人,他们对诗经楚辞、汉魏乐府、唐宋诗词中经典意境的巧妙借用和转化,让雅好此道的读者爱不释手。温婉聪慧的女主角,侠肝义胆的男主角,诗情画意的环境描写,清丽典雅的语言风格,无不令人印象深刻,这种美好意境通过影像艺术得以呈现,令观者得到艺术享受和精神滋养。

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则着力发掘中国传统哲学、传统神话的现代价值,以全新网络文学形态进行演绎和创新。本着古为今用的思路,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等一大批网络作家,逐步建构出较有规模、较成系统的创作谱系。

总之,网络文学对古典文学品格、历史文化元素、传统哲学精神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吸收和转化,已成为广受关注的文化现象。

改进提升 巩固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