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化资讯
分类

两部网络文学作品入选河南省作家协会2019年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日期: 2020-03-26 18:36 浏览次数 : 188

文鼎中原——河南省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征集工作共收到有效申报选题133项。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最终评出35部创作项目,覆盖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小小说、诗歌、散文杂文、报告文学、儿童文学、理论评论、网络文学等十个门类。

文学是场马拉松

现予公布。

——省作协六届三次理事会暨长篇小说高峰论坛随想

南豫见

图片 1

这篇文字的题目如果用语法评判,“文学是场马拉松”算病句,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参与文学活动是场马拉松”,但我觉得这样好,这样内含更显丰富。今天参与这个会的全称是“河南省作协第六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暨长篇小说高峰论坛”,参加入员为省作协理事,及各地市作协主席与秘书长。我与焕军、子璋应邀出席。漯河作家协会有老中青三代作家组成的主席团己经形成,经过这些年风风雨雨的考验,以及出现大批优秀作品、大批优秀作家的事实,足以证明市作协主席团是坚强的,是能在市委市政府及文联党组的引领下,堪当带领全市作家为文学事业发光发热之重任。

 站在这大红的会标下边,我浮想联翩。1980年5月“河南省第二次文代会、省作协首届代表会”在金水大道红旗宾馆召开,那年我27岁当选为省作协最年轻的理事,2015年11月27日“省作协六次代表会”在黄河迎宾馆召开,我结束了36年的理事任职,南丁老师告诉我连任5届省作协理事者唯你一枝独秀,第一届时张一弓、田中禾、张宇、李佩甫还不是理事,第四届时我们这一茬都全退了。我笑道年龄是个宝,机会最重要。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不当理事了,南飞雁坐在了主席台上,后来居上,比我的起点高。那天正是南飞雁的生日,吃早饭时,我与南丁老师、张宇兄在一块,南丁老师说,今天这个会就是给飞雁开的,这么多人凑在一起为他过生日。

 38年弹指一挥间,第一届理事会的成员就剩下仙居中牟的广举兄、客座黄河大学的教授枢元兄、在北京抱外孙的岭群兄,我们四人了。在河南这场文学马拉松的竞技中,我属于发令枪声一响起步占优,后来因准备工作不扎实鞋带松了,我蹲下系鞋带的工夫,让一拨哥们弟们冲在了前边。如今生命剪割刀的利刃,也开始割我们这茬韭菜了,最好的哥们走几个了。有的要么心脏搭桥要么放支架疾病歪歪的,想想人生苦短,人生残酷,挺伤感的。在韭菜尚未割着前,这马拉松还要跑下去呵。如今经由漫长的坚持,我们这茬人都先后重新进场,开始在跑道上进行最后的冲刺了。逐鹿中原,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年过六旬的我们,都退休了,对我们这拨人作品评价的话语权由新人执掌了,我坚信隔代之后,我们这拨人的大部作品是一堆废纸,唯有真正的艺术品会闪着光留下来。当然是凤毛麟角,珍稀珍稀的了。一句流传甚广的话说的真好:白纸黑字,后人自有评说。

 漯河作家的马拉松方阵己有多位因年龄与身体或其它原因退出了,时下我仍在领跑,但焕軍、子璋、永红、翠华、喜梅、战胜、全伟、景超、彦涛、肖飞、秀洲、涌泉、春玲、赵炜、建勋、广杰、叶青、曹敏、海方、秀平、李工、马文等人也紧追不舍,还有更新的面孔,国宏、亚芳、亚玲、孟洋、可寒、志强、卢颖、柴森、洪涛、建政、薛桂梅、周桂梅、荣仙、胡娜、石志敏、新华、如雪、根蒂、秋菊、旭坤等人跃步入阵,奋勇争先,为漯河的文学事业增红添绿。

 我已至耳顺之年,看透了世情百态,心情也就淡定了,艺术之神频频光顾。我手头目前有三部或完稿或基本完稿的作品,入选河南省精品工程的长篇小说《悔泪河》与杀青的纪实散文《昔年》择机推出,刚刚完成的长篇小说《扶贫志》近期付梓,这部践行十九大精神的作品必将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与好评。煥軍长短兼做,刚刚在《小说月报》、《莽原》、《奔流》光荣亮相后,长篇小说《凤凰城》开始动笔。子璋的重要作品《抵达远古》己交付出版社,年内即可上市。有了这些不可或缺的重头戏,再加上上述作家们的短篇小说、小小说,散文、随笔,诗歌、散文诗,以及文学评论,市作协硕果累累,繁华似锦已成定局。

 文学的马拉松没有终点,永远在路上,努力吧漯河的作家们。

作/家/名/片:南豫见   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连任五届河南省作家协会理事、四届河南省文联委员、三届漯河市作家协会主席。其艺术成就被香港媒体誉为“中原大地隆起文学青藏高原”。 

图片 2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南飞雁(左二)、漯河市作家协会主席   南豫见(右二)、漯河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孟焕军(右一)、漯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  卢子璋 (左一)

图片 3

《河南诗人》主编杨炳麟与漯河市作家协会主席南豫见

图片 4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南飞雁与漯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卢子璋

河南省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