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化资讯
分类

一次空前规模的少数民族作家的盛会

日期: 2020-03-20 21:55 浏览次数 : 61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作为中国文学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少数民族文学以其悠久的文化传统为世界文学宝库作出了重要历史贡献,更在当下为中外文学贡献着独特的智慧与经验。各民族文学共同构成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为中华民族的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着丰厚滋养。新中国文学的70年,也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得以确认并不断繁荣壮大、百花绽放的70年。

1980年7月2日至10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和国家民委联合召开的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是一次空前规模的少数民族作家的盛会。来自祖国各地的48个少数民族的作家、诗人、评论家和翻译家102人参加了会议。长期生活和创作在少数民族地区并取得显著成绩的部分汉族作家、有关单位的负责同志以及首都新闻出版单位的记者、编辑也参加了会议,共计128人。

在欢庆新中国70华诞的金秋十月,我们迎来了少数民族文学界的盛事——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的召开。来自全国各地56个民族的作家代表将欢聚首都,共商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大计。

这样大规模的会议是前所未有的。1955年,中国作协曾经召开过一次少数民族文学座谈会,那是我国少数民族作家的第一次聚会。从那以后,在1956年中国作协第二次理事(扩大)会议和1960年全国第三次文代会上,都有中国作协负责同志作过有关少数民族文学工作的专题报告。但是像1980年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这样大规模的会议还是第一次。时隔25年,参加过1955年少数民族文学座谈会的彝族作家李乔、维吾尔族作家铁依甫江、蒙古族作家玛拉沁夫等再次相聚在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上。

39年前的1980年,首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在京隆重举行,来自48个少数民族的102位作家、诗人、翻译家、评论家与会。到今天,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已成功举办了五届。从首届会议直接促成《民族文学》创刊、设立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加强少数民族翻译和研究工作开始,历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的召开,都对繁荣少数民族文学事业起到了直接有力的推动作用。历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的召开,在总结少数民族文学繁荣发展的时代经验、调整少数民族文学扶持政策、鼓励各民族作家创作、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扶持民族文学评论理论及翻译工作等方面,都发挥了不可或缺的引领作用。

会议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乌兰夫接见了出席会议的全体同志,并作了重要讲话。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周扬、国家民委副主任江平作了报告。中国作协副主席陈荒煤、冯牧、铁依甫江等主持会议。铁依甫江致开幕词,冯牧向大会作了题为《大力发展和繁荣我国少数民族的社会主义文学》的报告,陈荒煤作了会议总结。国家民委副主任胡嘉宾致闭幕词。

在喜迎党的十八大期间召开的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精神指引下,少数民族文学进一步呈现出加速发展的喜人态势。我们欣喜地看到,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和国家关心扶持下,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成果丰硕,少数民族作家队伍迅速成长,少数民族文学翻译和出版工程欣欣向荣,少数民族文学对外交流日益活跃,少数民族文学刊物影响不断扩大,少数民族网络文学方兴未艾,少数民族评论理论领域佳作频出,少数民族文学活动丰富多彩,我国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呈现出大团结、大繁荣、大发展的喜人局面。

这次会议围绕进一步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加强和改善党对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的领导;积极培养、壮大少数民族作家队伍和发展、繁荣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许多代表提出,发展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首先要落实党的民族政策。这次开会,要切实解决一两个具体问题。藏族女作家益希卓玛提出倡议,中国作家协会和国家民委要在中央民族学院开办民族文学部。

“反映时代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党的十八大以来,各民族作家更加积极地融入时代步伐,与祖国同命运共呼吸,充满真情地记录着自己民族与伟大祖国共同的发展进步,书写着民族历史文化变迁发展的中国故事,用母语或汉语、诗歌或小说,记录下本民族在新时代前进的坚实步伐,留下民族历史的珍贵文学见证。

汉族作家彭荆风作了题为《心在边疆》的发言。他说,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祖国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对于生活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作家,应当是当前最严肃的主题。我们应该歌颂边疆的新人新事,为建设一个团结、富裕、文明的新边疆而奋斗。

人民的生活是文学创作惟一的源泉。少数民族作家深入到广大民族群众中,从民族的真情实感中寻找素材,从民族历史的反思中进入鲜活的民族生活现场,感受人民群众丰富的内心世界和真情实感,展现各民族人民积极昂扬的奋斗风貌。

参加这次会议的代表一致认为,我国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尽管走过艰苦曲折的历程,但成绩是巨大的,是各个民族历史上所未有的,它以强烈的时代精神和鲜明的民族特色,丰富了我国社会主义文学。我国50多个少数民族大都有了本民族的作家和作者,在中国作协会员1548人中,少数民族会员有128人,约占百分之八。30年来,我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出现了大量好的和比较好的作品,我国出版了数以千计的用少数民族文字或汉文创作的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

创新是文学的生命,是艺术进步的动力。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作家追求现代性与民族性的融合,兼具民族性与世界性的眼光,从民族文化、民间文化和中外优秀文化成果中汲取营养,创作出具有新时代新气象的民族文学精品,努力向文学高峰进军。

通过讨论,代表们认为,发展和繁荣我国少数民族文学有几条基本经验,值得在今后的工作中充分地重视。这就是:必须正确地、全面地、坚定地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必须坚持党的文艺方向,执行党的文艺方针;必须保持和发扬民族特色;必须大力培养和扩大少数民族作家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