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书评随笔
分类

怀念已故父母

日期: 2020-05-02 06:18 浏览次数 : 97

  母亲是家

        快到了,我的心情忐忑,忍不往想哭。随着列车缓慢的驶入站台,我回到了家乡。

  母亲在那里

        熟悉的空气,熟悉的人群。中秋,十一双节,对于我,却是不一样的怀念。想念你们,我的父母亲人!

  家就在那里

        冥冥之中,父母是否在等待我的归来。青山绿水,掩饰不住那份悲伤的归来之情。总以为,梦里的那一幕,是依稀不再的永别。咫尺天涯,阻隔不断万水千山的怀念!

  母亲走了

        车厢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了,我才慢慢的走出车厢,踏上站台,心却已在此停滞。家乡,还是我的家吗?

  家就好象要散了

        以往回家,总是行色匆匆,急切的下车,急切的叫上出租车,就为了能早点到家,家里,有伏在窗前四顾张望的父母,家里有热气腾腾的饭莱……家里有一切我想要的溫暖 。而如今,我的家在哪里?没有了父母的家,那还是家吗?一一那只能叫房子。

  父亲象天

        车站口,许多出租车司机在招揽乘客。我没有打出租车,而是移步径直走向了公共汽车站。我不想孤单,我想融入这个城市里,融入市井的气息里,我想看一看这个城市的人们!这里有父母过去的样子。

  是家里的顶梁柱

      公交车上人很多,没有空座,我站着。颠波的道路,车向前开着,驶离每一个站点。我恍惚着,有种自虐的感觉。

  是母亲的天

        回家,我没有门钥匙。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回家得带钥匙。以前回家,根本不需要钥匙,家里,一定有父母在等我归来。这时我才真切体会到,“有种爱,就是不带钥匙也能回家!”而此刻的我,就是那个没有钥匙就进不了家门的人!

  能顶天立地

        家门钥匙放在楼上邻居家,我取回打开了家门。熟悉的一切映入眼帘,思念潮水般向我袭来。桌子上,简单的陈设,仿佛能听见母亲坐在桌前念叨着“孩子们该回来了!”,整洁的床上,除了床上用品,空空如也。曾经病榻上的母亲,看见我回来,欠欠身子,艰难的想起床坐起的样子。客厅里,父亲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剪摘抄,而那一刻,窗前的君子兰正盛开着,锅里正煮着我最爱吃的水饺……曾经的一切,是多么美好,曾经的一切,是如此真真切切。父母的爱,厚重到我们一辈子都还不起!

  有了父亲的依靠

        这次回家,有种穿越的感觉,满满的不知所措。我寻找父母的影子,寻找他们的音容笑貌。

  无论是风吹雨打都不怕

        回到家乡,一草一木,无不透露着逝去时间的印迹。我想念我的父母,特别想,那种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楚,肝肠寸断。离开家乡,最大的内疚是没有好好孝顺父母,没能多陪陪他们。每当想起这些,我甚至怀疑自己当初是否离家太自私,是否大薄情。如果我在父母身边,也许他们不会走的那么早,不会耽误治疗。真的,如果有“也许……”的话。

  父亲走了

        自从父母过世之后,忽然觉得自已象个孤儿一样,辛酸和难过。现代人的悲伤是一种默不做声的悲伤,不会痛哭流啼摔东西,也不会泪流满面歇斯底里。每个背井离乡的人,背的都是生命中难以割舍的东西。”深海的鲨鱼,怎么能妄想浅海的阳光呢!”就算受伤,也是生命的灌溉!子女对父母的亏欠,今生来世。

  好象天都塌了

        写这篇文章之时,楼下又传来120急救车的呼叫声。我的心猛地一紧。我的父亲,在最后离去之前,也是120急救。当时的我还在外地,等我赶到医院,己是第二天下午。看着监护器跳动的曲线,病床上插满管子的父亲,我无言以对。生命是如此脆弱,脆弱到用呼吸来丈量生命的长度;生命是如此的不堪,不堪到挣扎都无以复述的地步。

  母亲是家

        我忍住泪水,轻轻的呼唤,我要叫醒父亲,叫酲那个高大坚强的父亲,我想留住眼前的一切……终于,父亲还是飘向了另一个世界,是我看不见的另一个维度的世界。

  家不能散

      记得一位知名的作家曾说过,父母与子女,只有一世的缘份。是啊,一世的缘份,让我们来不及细细品味父母的恩情,就让这份牵挂转瞬即逝。

  父亲象天

        好与不好都走了,幸与不幸都过了。人生就象那窗外的兩,淋过,湿过,散了,远了。容不得我们许与不许,便已然不再。人生就是从告别中走向明天。

  天不能塌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个十一,中秋双节,以此共勉!

  全家在一起

  最苦也是甜

  母亲是家

  父亲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