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文欣赏
分类

从小说、书画到儿童文学,作家荆歌的“跨界”又有新动向

日期: 2020-04-05 06:02 浏览次数 : 157

作家麦家曾视荆歌为小说创作上的知己,未曾谋面时,就通过荆歌灵通的文字喜欢上了他,并坦言有次参加文学活动,大老远地“抛妻弃子”赴会,就是为了见到荆歌。

图片 1

隔了几年,他又见荆歌,发现此兄沉浸于书画世界中不可自拔,自认:恋上书画,每天握毛笔,在宣纸上作法,业余才写小说。麦家听了,心底顿时涌起一股惊慌失措的快乐,少了个竞争对手,“我一直憋着劲想赶超老兄,赶得跌跌撞撞,超得累死累活,恨不得他摔跟头,没想到他中了邪,歇下来看风景了。哈哈,这不是天赐良机嘛”。话虽多半是玩笑谐趣,却道出了许多友人对荆歌的印象:士别三日,也许别人还是老样子,但荆歌绝对会让你出乎意料。

五月份的时候,突然收到老朋友荆歌的来信。他告诉我,现在主攻儿童文学,已经在江苏少儿社出版和即将出版四部,还有七部即将在中少社出版。

这不,最近,荆歌突然推出了一组儿童文学作品,让他的挚交好友们又“吓了一跳”——

我好惊讶。荆歌是我非常喜欢的“60后”作家。我在苏州担任分管文化教育的副市长时,与苏州的文化人交往甚多,他们也视我为同道中人。

五月份的时候,突然收到老朋友荆歌的来信。他告诉我,现在主攻儿童文学,已经在江苏少儿社出版和即将出版四部,还有七部即将在中少社出版。

到北京工作后,和他们的联系虽然少了,但是一直想念着他们,也关注着他们的新作品。这些年荆歌的作品少了一些。大家告诉我,荆歌玩书画去了。我一开始还感到可惜,但是没想到,人家还真的玩出了名堂,把书法写得有模有样。在杭州、苏州、宁波、成都等地举办了个人书画展,还出版了《荆歌写字》,甚至被认为是当代江南才子型文人书画的代表人物。

我好惊讶。荆歌是我非常喜欢的“60后”作家。我在苏州担任分管文化教育的副市长时,与苏州的文化人交往甚多,他们也视我为同道中人。

再后来,苏州的朋友告诉我,荆歌玩收藏去了。没想到,人家玩收藏又玩得溜溜转,在业界也声名鹊起,俨然成为专家级的藏家,而且一口气出版了三本关于收藏文化的随笔。

到北京工作后,和他们的联系虽然少了,但是一直想念着他们,也关注着他们的新作品。这些年荆歌的作品少了一些。大家告诉我,荆歌玩书画去了。我一开始还感到可惜,但是没想到,人家还真的玩出了名堂,把书法写得有模有样。在杭州、苏州、宁波、成都等地举办了个人书画展,还出版了《荆歌写字》,甚至被认为是当代江南才子型文人书画的代表人物。

这一次,荆歌又开始玩儿童文学了。而且,不是小打小闹的玩,而且是“专攻”式的玩。很快,我就读到了他的《诗巷不忧伤》。这是他的第一本儿童文学。

图片 2

这个第一本,一下子就“击中”了我。我感到,荆歌这一次不是为了赶时髦而来,他不像当下有一些作家转攻儿童文学,只是写两本练练笔,试试市场而已,而是真正的有备而来。他所有的玩,文学,书画,收藏,似乎都是为了儿童文学而来。从这本《诗巷不忧伤》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判断。

■ 荆歌书画作品

这是一本关于书法的儿童文学。全书的故事就是从书法开始的。在江南小镇的一条细细窄窄的诗巷里,三个小学生跟着邻居书法家陶老师学写字。陶老师教书法,从选字帖开始,强调的就是喜欢,让孩子从自己喜欢的字帖开始写起。他告诉孩子,学习书法,不是为了当书法家,不是为了考级,而是为了接近书法的美,享受书法的美,享受写字的乐趣,丰富自己的心灵。他告诉孩子,书法要写得自由,写得天真烂漫,不是写得和字帖一模一样,而是要写出字的精神,写出自己的个性。在陶老师的精心指导下,易凡和小蝌蚪的书法进步很快,自然是深得书法的精髓。荆歌多年修炼书法的心得,巧妙地藏在了这本书里。

再后来,苏州的朋友告诉我,荆歌玩收藏去了。没想到,人家玩收藏又玩得溜溜转,在业界也声名鹊起,俨然成为专家级的藏家,而且一口气出版了三本关于收藏文化的随笔。

这也是一本关于核雕的儿童文学。三个学书法的小朋友中,有一个叫做范静静的女孩,爸爸和爷爷都是祖传的核雕大师,能够在小小的橄榄核上,把人物雕得栩栩如生,无论是十八罗汉还是核舟,其精致程度让人非常惊讶,一个双层的核舟,上面竟然可以雕38个人,核舟的每一扇窗户竟然都可以打开,里面也是不同造型的人物。书中围绕着范静静学书法与画画准备继承手艺,因为不喜欢写字让易凡代笔,易凡因为喜欢核雕而买橄榄吃橄榄种橄榄树,弥勒佛核雕作为友谊的礼物而几次转手等细节,讲述了有关核雕的制作工艺与保护技术等。相信,荆歌的收藏之中,一定少不了核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