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文欣赏
分类

我们一起“悦”读的日子

日期: 2020-03-20 03:33 浏览次数 : 178

你有没有想过,吃下的白米粥不是一碗粥,而是整个“星空”?孩子玩的“扭蛋”,不是一般的玩具,而是写作的灵感源泉?想象力不仅仅可以收获快乐,还是打开奇异世界的钥匙?

图片 1

六位来自香港、内地和台湾地区的儿童文学作家周蜜蜜、黄虹坚、陆梅、王文华、严淑女、陈诗哥日前在香港书展与千名中小学生分享创作的经历和秘诀,更带领小朋友们登上想象的飞船,开启了一段有趣的阅读写作之旅……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世界读书日”。自1995年起,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将每年的4月23日规定为“世界读书日”,希望通过这一节日的设立,推动更多的人去阅读和写作,希望所有人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保护知识产权。每年的这一天,世界各地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和图书宣传活动。在我国,近年来,党和国家对阅读越来越重视,连续三年将“倡导全民阅读”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为建设“书香社会”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一节课,一本书,与“悦”读结缘

儿童阅读现状:欣喜中有忧心

作为香港书展最大型的儿童阅读慈善活动,“我们一起悦读的日子”今年已踏入第七届。活动由亚洲周刊、香港中华出入口商会、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联合主办,并由零传媒协办。

2016年4月4日,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于第53届博洛尼亚儿童书展开幕日当天公布了2016年度“国际安徒生奖”获奖者名单。来自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不负众望,顺利摘得这一世界儿童文学领域的至高荣誉,实现了华人在该奖上零的突破。这不仅显示了曹文轩个人文学作品、文学观念在世界文学殿堂中的重要性和影响力,更是对中国儿童文学近年来发展成果的肯定,标志着中国儿童文学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和重视。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和阅读当会迎来新的契机。

在香港书展迈入30周年、澳门特区回归20周年之际,活动主办方首次邀请了14位澳门学生,与18位广东佛山学生、20位台湾屏东学生,及近千名香港学生一起聆听作家阅读经验分享,畅游书展。与过去几年相同,活动中孩子们现场书写的优秀作文将被辑录成系列新书,于2020年春季出版,圆孩子们的“作家梦”。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儿童文学蓬勃发展,在出版数量、质量上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因此有儿童文学“黄金十年”的说法。刘海栖告诉我们,当前我国的童书阅读在政府推动以及创作、出版、教育、阅读推广各个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与之前相比,取得了可喜的成就。有数据可以说明,当前,童书市场已经占到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的20%左右,而儿童文学读物又占到童书市场的40%。方卫平说,从总体上看,近年来我国儿童阅读在家庭、学校、社会等私人和公共空间,都获得了极大的重视和空前的推进,例如大众和各界对于儿童阅读的重视,各种方式和途径的阅读推广活动风生水起,以父母、教师为主的成人对儿童阅读的热情投入,有识之士提出了将全民阅读作为国家战略并设立国家阅读节的建议等等。

“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活动开幕当天,两岸四地的学生代表分别以广东话、普通话和闽南话朗诵《弟子规》,以特殊的方式为活动拉开帷幕。四位学生在埋头悬笔,书写出“读好书、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12个大字,这不仅是圣人先贤的教诲,更是每一位嘉宾和现场老师对孩子们的期望。

与此同时,校园阅读越来越兴盛。陆梅在对一些学校的观察中发现,这两年的校园对阅读愈益重视起来了,各种读书节活动方兴未艾,从校长到老师也愈益有了重视,这是一个美好的开端。假以时日,相信阅读会成为孩子们和老师们的一个相伴相随的习惯。安武林也提到,近几年儿童阅读的氛围有了很大改善,尤其是随着儿童文学作家进校园,与学生面对面交流、分享,让孩子们认识到了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作品的魅力。

活动筹委会主席何志豪说,活动目的是推动校园的阅读风气、培育学生对阅读及写作的兴趣和习惯,希望学生们通过文学作品认识世界,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阅读的“偏食”现象

筹委会副主席、亚洲周刊副总编辑江迅引用德国思想家、作家歌德的话勉励同学:“阅读虽不能改变人生的长度,但可以改变人生的宽度和厚度。”他说,阅读是一种能力,是构成重要精神活动的文化现象,希望同学们在阅读中成长,在阅读中走向社会,在阅读中塑造自我生命。

不过,面对浩瀚无尽的书海,老师、家长以及广大小读者在选择时面临着很大的困惑,阅读的“偏食”现象已成为愈来愈突出的问题。就像陆梅所说:“好比一个悖论,以前,我们小时候是没有几本书得以选择,但是却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而今天的孩子,有很多很多的书可供选择,却是没有读书的时间。所以,说到童书阅读的现状和问题,归结到根本,就是时间。那么今日孩子的时间去哪里了?课业、补习占了大量时间,这是当下孩子的一个普遍现状。”

过去几年,这个活动的参与人数不断增加,从最初的200人、500人、600人,增至今年连续第三年横跨两天活动的1000人。主礼嘉宾之一的香港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表示,香港教育局一直致力推动“从阅读中学习”,多管齐下,希望将香港变成一个阅读城市、文化之都。

方卫平提到,儿童阅读材料的良莠不齐、成人引导和伴读能力的普遍缺失、阅读推广活动及其体制建设不够完善等是儿童阅读的主要问题。这些年来,为了改善上述问题,进一步优化儿童的阅读环境,提升儿童阅读的品质,许多家长、教师和相关机构都在不断努力。但要真正建立一个有机、完善的儿童阅读保障体系,仍然需要时间和实践的积累。

在学校推广阅读方面,香港教育局采取多元策略,除了不时举办阅读活动外,今年特别为中小学包括特殊学校提供经常性推广阅读津贴,支持学校营造良好的阅读氛围。

安武林认为,我国当前童书阅读现状堪忧,整体上的阅读数量在增加,但阅读的质量在下降。当前孩子们的阅读,基本上以小说和童话为主,诗歌与散文的阅读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过分夸大经典和好书的力量,致使许多改写改编的经典书混进经典和好书的书单之中,鲜活的当代作家的书却被冷落。大部分读者读小说童话多、诗歌散文少;读外国作家作品多,读本国作家作品少;读畅销书多,读非畅销书少。

活动转眼举办了七年。七年,足以让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孩步入小学、让一个初上学堂的孩子长大为少年,更让一个稚气未脱的初中女孩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大少女。活动让不少从未踏足书展的孩子圆梦,让来自内地山区的小孩第一次见到大海,更让一些曾经害怕写作讨厌看书的学生爱上写作、与书海结缘,甚至参与出版第一本辑录了自己文章的书。

阅读的引导很重要

一起登上想象的飞船

与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大繁荣的局面相对应的是,由于我国的儿童文学起步晚、发展时间短,理论建设和创作队伍的准备不足,目前儿童文学创作受到市场的影响比较大,因此出现了很多同质化、跟风的现象。部分作家忙于应付出版社的稿约,无法沉下心来精心雕琢自己的作品,还有的作家习惯于简单说教,偏重认知却不重视审美与想象……这些问题近年来已经引起了儿童文学作家和学者们的普遍关注。

每年香港书展都设有主题,今年的主题聚焦“科幻与推理”,儿童阅读活动则以“登上想象的飞船”作题目。

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和阅读环境,如何为不同年龄段的小读者挑选适合他们的、既有教化意义又有审美享受的有营养的好作品,作家、批评家以及老师、家长的引导作用显得尤为重要。方卫平说,为孩子选择童书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童书本身的优秀性,这与它的地域属性没有关系。但有一点,在选择国外童书时,不要迷信宣传标签,要学会判断作品的文学质量,同时还要选准优秀的译本。今天的童书市场上,粗陋的翻译太多了。为孩子选择合适的书,是需要今天的成人来承担的文化职责。作为儿童阅读生活的指引者,一方面,我们应当充分尊重儿童的阅读自由,理解他们的阅读兴趣;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知道如何从令人眼花缭乱的童书市场上为孩子挑选出最优质的童书。这对那些在童年阅读生活的第一现场陪伴和指引孩子的父母、老师们来说,尤其任重道远。

在香港儿童文学作家周蜜蜜看来,想象是基于对既有知识的熟练掌握。她从自身科幻故事创作经验出发,以写实角度透视科幻本质。

刘海栖说,对中国的孩子来说,阅读当然应该要选择经典,但这经典不仅是那些国外的经典,还有国内的经典。在这个问题上,老师、家长和阅读推广人应该起到好的作用。同时,当前儿童阅读大多集中在儿童文学类上,这个局面应该逐步改变,儿童的阅读不应该仅仅局限于阅读儿童文学作品,其他门类的作品也要读,比如知识类的、艺术类的。

周蜜蜜是“我们一起悦读的日子”这个活动的“元老”作家,七年来从未缺席。周蜜蜜的儿童文学作品影响了一代又一代香港读者,读者们都亲切地称她“蜜姨姨”。她擅长多文体的儿童写作,至今已出版逾百本著作及儿童电视剧、电视节目,部分作品更被选入教科书。

“最好的办法就是提高家长的文化水平。家长有了较高的文化水平,就会主动避开低质量的商业童书,而选择品位较高的儿童文学作品让孩子读。读好书的过程也就是儿童自身阅读品位提高的过程。”刘绪源说,“现在一些商业童书非常畅销,这与全民文化水平还不够高是有直接关系的;而这些书的泛滥,又极大地限制了下一代阅读水平、审美能力的提高。”

活动当天,“蜜姨姨”向小读者们透露,她创作的科幻故事灵感来自现实生活,例如在香港中文大学一次展览中,她看到有两颗新发现的小行星以前校长高锟名字命名,于是由此受到启发。“在大胆想象之前,学生要从阅读中掌握丰富的科学知识。”

选择一本适合自己的书

生于香港、长于内地的儿童文学作家黄虹坚则认为,想象力并不是现代才有的,女娲补天、后羿射日都是古人科幻的体现。黄老师鼓励同学们说,学历史的方法可以很有趣,例如中国古代的朝代更替,可以透过一首歌谣来记诵。

同时,不同年龄段的读者在选择图书时侧重点应该有所不同。“依照儿童读者的年龄层次,儿童文学素有幼儿文学、儿童文学(狭义)、青少年文学的区分。总的说来,幼儿文学多以表现轻浅、单纯的幼儿生活趣味为佳,狭义儿童文学主要面向小学中低年级儿童,其题材、写法等都开始多样化了,但在作品的情感和观念基底上,仍应以阳光、乐观、积极为主调。”方卫平向我们介绍道,“相对来说,青少年文学的写作框范最少,大多数青少年也已具备自主选择读物的能力,那些关注和书写青春期生活、情感和成长体验的作品,最易引起他们的阅读兴趣和共鸣。”

黄虹坚曾任内地中学教师、电影编剧等职,兼任香港多所大学的中文、语言导师,更撰写了多部中学生成长系列小说,并参与香港小学中文教科书的撰写。她告诉同学们,想象力是创造力的基础,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大家能培养起阅读科幻经典、开拓创新思维的习惯,让学习生活及今后人生过得充实且富有趣味。

刘绪源提倡,0—2岁的幼儿应选择有声音节奏的故事书;2—6岁儿童应多选择能激发儿童想象力的书,童话类的图画书可占较大比重,亲切的日常生活故事也很受他们欢迎,但不必过多选择太深的说道理(包括一些科学道理)的书;6—7岁的儿童可读一些“桥梁书”和比较复杂的绘本,前者如郑春华的“马鸣加”系列,《活了一百万次的猫》等;7—11岁孩子读的书应越来越深,不要再以图画书为限;11岁以后,除了读儿童文学,成人文学也可以读起来。

那想象力究竟能让我们得到什么呢?是思维的碰撞?还是灵感的迸发?来自上海的儿童文学作家陆梅借助宫崎骏一部经典动画电影《千与千寻》和孩子们分享想象力可以走多远。她认为,“想象力可以唤醒我们捕获快乐的能力,可以帮助我们开启通往奇异世界的通道,可以让我们感受生命的丰盈与喜悦……终究,想象力其实就是成长的能力。”

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具有相似的特征,这一判断在文学作品中同样适用。陆梅认为,好的童书或许无关年龄,既适合给孩子看,同时也让大人们欣然接受。她建议从孩子的兴趣入手,结合实际年龄挑选适宜的图书。比如,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可以结合他/她的喜欢,挑选图画书和短篇童话;小学中高年级的孩子可以阅读经典的文学书、科普地理人文,比如一些出版社引进的国际大奖书系,中国作家获冰心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的书系等等;再大些的孩子,什么样的好书都尽可囊括。“其实我们和一本书的相逢就是缘分。倘使你喜欢一本书,你被这本书打动,因之而产生一种喜悦和复杂的感情,那也意味着你在恰当的时候遇到了一本恰当的好书。有些书,可以错时而读;也有些书,在年少时遇见,有时会影响你的一生。正所谓——读书切忌在慌忙,涵咏功夫兴味长。未懂不妨权放过,切身须要急思量。”

陆梅的作品以青少年文学和散文为主,曾获德国慕尼黑青少年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小朋友问陆梅老师:“我写不出作文该怎么办呀?”陆老师分享了自己的写作体会,认为写作需要坚持,“哪怕每天写三百字,都是和自己的对话。写作文就是学会说话,和信赖的朋友讲故事。”她送给同学们两句话:“每一本书都不一样,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做你自己就是我们在童年阅读里最需要呵护的想象力。”

来自台湾地区的儿童文学作家王文华也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年轻时的他不爱读书,励志要去工厂当工人,那时他的想象中也只是白天进工厂,晚上逛夜市。然而,夜间部一个年轻女老师、一篇《纵囚论》改变了他的命运。从应付老师的作文题目到在老师鼓励下主动到图书馆找书阅读,再到阅读过程中不断激发想象力,正是这股想象力推动他不断前进。

换过36种工作,当了30多年老师,得过数十个写作奖项,王文华这样形容自己:“白天讲故事,晚上写故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年轻时的经历成为他的故事,他和孩子们说:“人生不要给自己设限,你的梦想有多大,你的力量就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