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文欣赏
分类

96岁任溶溶、孙毅拿出“传家宝”,上海儿童文学有“家”啦!

日期: 2020-02-09 16:35 浏览次数 : 150

图片 1

9月15日下午,“上海儿童文学基地”项目的启动仪式在上海浦东图书馆举行,该项目由上海浦东图书馆联合上海市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共同参与建设,是传承经典、发扬创新的阅读引领项目,是为图书馆事业和儿童文学发展事业专业赋能的融合项目。几代儿童文学作家共聚一堂,参与此次活动,并参加了捐赠证书和项目“首期专家顾问”的颁发仪式。

“这个夏天,冒着酷暑,我们拜访了多位沪上儿童文学作家,96岁孙毅老人表示绝对支持,天凉一点就和家人一起整理;任溶溶老先生带着呼吸机,讲话有些吃力,但他清晰吐出‘只要对儿童文学有利,我一定支持!’任溶溶儿子目前已捐赠父亲部分藏书和资料,包括55部个人著作、1份手稿、74份珍贵照片等累计140件……他们对儿童文学事业的热爱令人感动。”日前在上海浦东图书馆举行的“上海儿童文学基地”筹建项目启动仪式上,曹忠馆长分享了团队在拜访过程中的故事。

图片 2

活动现场,为了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建设,几代儿童文学作家共聚一堂。最近两个月来,浦东图书馆初步拜访老一辈文学作家近10人,电话沟通近100人次,已有10位上海儿童文学作家累计13次进行捐赠,全部捐赠资料超1200件。其中,作家张秋生是目前向基地捐赠资料最多的捐赠人,包括个人著作118本、藏书189本、手稿7件、获奖证书等个人资料25件,累计339件,不乏他当年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的纪念铜像、亚洲儿童文学协会首次在上海举办时的纪念紫砂壶和国内儿童文学泰斗陈伯吹先生的题词等。“接到上海作协儿委会电话,我毫不犹豫答应了,这些物品的印记与中国儿童文学历史密不可分,希望今天的孩子们能看到、感受到前辈们这份爱。”

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秦文君发言

图片 3

上海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重镇和发源地。四十多年来,几代上海儿童文学作家保持长盛不衰的创作生命,探索儿童文学的创作潜能,彰显了上海海纳百川的文学气质。此次“儿童文学基地项目“致力于上海儿童文学史料和作家人物的档案收集,包括儿童文学史料、重要人物的照片、手稿、信函等私人物品以及改编的影视作品等,并在此基础上做好儿童文学作品和相关资料的陈列,开发与推广利用。

上海,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重镇和发源地,开放前瞻、兼收并蓄的海派文化,造就了上海儿童文学多远、开放、包容、创新的文化事业和进取精神。四十多年来,几代上海儿童作家保持长盛不衰的创作生命,探索儿童文学潜在的创作可能,彰显了上海海纳百川的文学气质。“近几年全国儿童文学奖中,5部获奖作品中两部由上海作家创作或上海出版社所出版。我们需要做一项新的工作,那就是如何传承好儿童文学的根脉。”上海作协党组书记王伟说,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建设是一项长远的事业,在心系儿童文学的人们共同努力下,上海儿童文学会结出更多硕果。

据上海浦东图书馆曹忠馆长介绍,今夏走访期间,作家们都表示非常支持“上海儿童文学基地”的项目。96岁的孙毅表示,会尽快和家人一起整理他的有关作品。著名作家任溶溶老先生带着呼吸机,讲话有些吃力,但吐字清楚:“只要对儿童文学有利,我一定支持!”他儿子为此已经捐赠了父亲部分藏书和资料,包括55部个人著作、1份手稿、74份珍贵照片等累计140件作品。

“让儿童文学回归文学本身,就是要让文学传递爱的光华、生命的意义和真切的情感,身为儿童文学创作者,要不断探索儿童文学的边界。”上海市作协副主席秦文君表示,文学是心与心的相传,也是文脉与文脉的传递,希望通过建立儿童文学基地,培养读者群,进而培养新一代儿童作家。

图片 4

图片 5

“上海儿童文学基地”项目聘任首期专家

此次儿童文学基地项目致力于上海儿童文学史料和作家人物的档案收集,包括儿童文学史料,重要人物的照片、手稿、信函等私人物品以及作品改编成的影视作品等,并在此基础上做好儿童文学作品和相关资料的陈列、开发与推广利用。为促进儿童文学的专业化发展,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将整合馆内资源,为儿童、创作者和研究者提供交流、指导、培训一体的基地,利用专业论坛、国际童书展等平台,开展主题研讨会、学术沙龙等活动,助力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未来,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将以线上线下联动方式,一方面,开办名家主题读书会、新书发布会、作品朗读和创作大赛,评选并展示上海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另一方面,联合学校、街镇图书馆等社区资源,打造地方特色少儿阅读推广活动品牌,鼓励儿童阅读本地作家作品,培养他们对本土文化的人文自信。

目前已有10位上海儿童文学作家累计13次进行捐赠,全部捐赠资料超1200件。其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张秋生捐赠了个人著作118本、藏书189本、手稿7件、获奖证书等个人资料25件,累计339件,还有他当年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的纪念铜像等,以及亚洲儿童文学协会首次在上海举办时的纪念紫砂壶和国内儿童文学泰斗陈伯吹先生的题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