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文欣赏
分类

幼儿文学更接近儿童文学的核心

日期: 2020-02-08 02:43 浏览次数 : 54

关于童年文学的理论研讨,相关专著与会议都有不少。但是以幼儿文学为主题的理论研究,不管是学术著作还是会议,近年来却不多见。9月11日,接力出版社就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了一场以“边界与特征”为主题的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

接力出版社近日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

20余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进行了为期一天的交流与探讨,对于这个会议主题,大家一致认为非常难得。用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本次研讨会主持人朱自强的话来说,这是一次恰逢其时的重要会议。因为中国儿童文学正在呈现向高向低攀登的态势,这里的高低指的是读者的年龄,面向读者年龄层越低作品越不好写,所以需要攀登,而这正是中国儿童文学更加健全发展的一种状态。

李敬泽、高洪波、金波、秦文君、徐鲁、汤锐、朱自强、陈晖、李敏谊、瞿亚红、杜传坤、胡华、崔昕平、刘颋、刘秀娟、陈香、刘丙钧、郑春华、王一梅、萧袤、熊亮、吕丽娜、李岫青等20余位专家学者、作家、画家、评论家参会,白冰等作为主办方代表参会,参会媒体20余家。整个研讨会严谨、活跃,与会者围绕“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主题进行了生动严谨的切磋、讨论。

专家们从幼儿文学边界、美学特征、艺术标准、创作方法、视听觉艺术、幼儿文学教育等多个方面对幼儿文学创作进行了理论阐释,有分歧有共识。《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发现,其中有两点关于幼儿文学创作的提醒,对于出版人来说具有重要的启示。

会后,第二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征稿倒计时6个月启动仪式举行,与会嘉宾们齐聚一堂,共同见证第二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征稿倒计时启动。启动仪式上,接力杯双奖评委会主任高洪波,接力杯双奖组委会副主任、秘书长白冰与金波共同呼吁——希望有更多的作家、画家拿起笔来为幼儿写作,为幼儿读者描画出一个快乐美好的文学世界。

真正好的幼儿文学老少皆宜

图片 1

幼儿文学只是给幼儿看的图书吗?对于这一问题,专家们都持否定答案。幼儿文学的读者对象不仅仅是幼儿,还有和幼儿亲子共读的家长和老师。在他们看来,真正好的幼儿文学图书是老少皆宜的。

边界”和“特征”抓准了要害

作家张炜这些年写了不少儿童文学作品,儿童文学作家徐鲁很认同他的一个说法:“缺少儿童文学的文学世界是不完整的,儿童文学让我更接近文学的核心。”在徐鲁看来,幼儿文学也许更接近儿童文学的核心。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李敬泽

徐鲁认为,幼儿文学表现的是人类的初心,好的幼儿文学能够把草地上玩耍的孩童和坐在壁炉边取暖的老奶奶都吸引过来。对作家来说,写浅的考验比深的考验更大。本事大的作家可以把渺小的题材、渺小的文学形式写成非常大的文学,形成一个经典。诸如列夫·托尔斯泰,这位文学大师给我们一个启示,只有做到深入了才能做到浅出,只有经历了拥有了许多,才有删繁就简、返璞归真的本事。“杰出的儿童文学作家一定具有丰厚的文学修养,他的心地会修炼得非常纯净,语言也非常干净,炉火纯青。”徐鲁认为,这是一个幼儿文学作家应该有的修养。

图片 2

儿童文学理论家汤锐则提出,在幼儿和成人审美的交汇点创作幼儿文学会有更好的作品产生。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我们的幼儿文学已经给大众造成了一种刻板印象,每一篇文章必须要讲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比如讲卫生、有礼貌、遵守纪律、助人为乐等。这种教育价值当然是要有的,但是汤锐强调,我们的教育价值的内涵和表达模式不应该是单一的、刻板的,这对幼儿文学作家的创作理念来说尤其重要。

18岁前,尤其是0—6岁的孩子,判断力尚未完全成熟,这一时期,他们的阅读选择要靠成人代为决定。不过,成人的感觉不能直接等同于孩子的感觉,成人的选择更不能忽略孩子本身的感受。幼儿文学是大人们建构出来的文学,因此,“我的感觉”和“你的感觉”能不能合二为一,这是对幼儿文学作家提出的最大考验,同时也是对幼儿教育、幼儿心理学研究、实践的考验,我们还需付出更多努力。

那么,什么是真正老幼皆宜的幼儿文学图书呢?汤锐认为,要明白幼儿和成人各自在作品中寻找什么,如此才能兼顾这两个方面。她的观点是,幼儿寻找的是趣味,成人寻找的是意义和情怀。幼儿的趣味如何寻找?儿童文学理论家刘绪源曾经说过,儿童爱看儿童,但儿童并不爱看自己所熟悉的环境,他们更爱看的是同类或与自己相似的异类。而成年人寻找的是符合成年人审美的那部分东西,但是这种东西应该是建立在童心童趣基础意义上的情怀,所以真正的老幼皆宜是要找到成人和幼儿的审美交汇点。

本次理论研讨会主题中“边界”和“特征”这两个关键词,抓准了幼儿文学的要害——孩子是什么样的孩子?我们期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孩子?在这两个既是“边界”也是“特征”的复合之问里,满含我们的焦虑,而化解这样的焦虑,正是这次理论研讨会的价值和意义:在“边界”和“特征”的双重限定里,我们要知道哪种判断、哪种选择可以既是孩子们喜欢的,也是成年人期待的。

别忽视逻辑结构和知识精确

幼儿文学事业的不断进步、发展和成熟,除逐步建立起幼儿文学独特的文学、审美、社会、心理价值谱系外,还需要确认幼儿文学在整个儿童文学中独特而饱满的“边界”和“特征”。我相信,在座各位,特别是像金波老师、高洪波老师这些前辈的推动下,在接力出版社这样极具责任感的出版机构、各家媒体的努力下,幼儿文学的发展和繁荣指日可待。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之母郑春华曾经说过,自己是为了幼儿文学而生的。但是半年前在一次幼儿园的活动中,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和小朋友们沟通了。“这些年来,我已经把我心灵深处的家园抛下了,开始大部分地去写小学生的作品。”

幼儿文学是了不起的文学

郑春华说,这件事对她的刺激很大。她强烈地意识到,幼儿精神世界是个独立的星球,自己多年不接触就变得生疏了。于是痛苦了一段时间后,最近,她又重回幼儿园,开始走近幼儿的生活,了解他们的思维和逻辑。“我把自己倒干净,带着仰视的心态去看他们,因为这个星球是在高高的云端上。”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 高洪波

从事幼师工作多年的儿童文学作家王一梅也深深感到,给幼儿写故事一定要把逻辑思维理顺,从灵感到完整的一个故事,头脑当中应是经历了一番推理和确认的,把故事的人物情节主题理顺了才能开始写。但现在总有一些幼儿文学,没想好就开始写了,于是很简单很短的一个故事,编辑要反复看才能看懂。

图片 3

徐鲁有一本图画书,写了蒲公英生长过程,里面希望传递的是母爱。出版社编辑问他:“蒲公英有妈妈吗?”徐鲁说有啊。编辑又问:“蒲公英的妈妈是什么样,小蒲公英是长在妈妈身上还是长在妈妈旁边?”徐鲁想,应该是长在妈妈旁边。编辑解释说,蒲公英是在短时间内同时生长、同时衰老,这个逻辑关系很难让孩子们去理解母子关系,他建议可以把妈妈换成风,风鼓励蒲公英飞上了天。“简单化地处理这个故事给了我一个教训。有时在童话背景下,容易忽略传递知识的准确性,这要引起作家们的重视。”徐鲁如此感慨。

幼儿文学是了不起的文学,幼儿文学创作有四大标准:

第一个标准是“哲思与诗意”——比如,日本作家佐野洋子的《活了100万次的猫》哲思、诗意并存,我曾经把这个故事讲给一个4岁的孩子,孩子听着听着,泪光闪烁。

第二个标准是“幽默与童趣”——我一直坚信,每个小不点儿天生都有幽默感,都富于童趣,随着年龄增长,这些也许会被遮蔽。因此,在幼儿文学创作中,保有幽默和童趣至关重要,而这是世界幼儿文学的共识。

第三个标准是“语言与读者”——幼儿的语言是浅语,这包括童谣儿歌和童话故事,通过长辈的语言、老师的语言、父母的语言,向幼儿提供最初的文学灌输,金波老师主编了一套经典的“中国传统童谣书系”,这就是标准,童谣在语言方面的特殊性留存给后代很多宝贵的借鉴。

第四个标准是“视角与定位”——高尔基说,儿童是最可尊敬的人类,幼儿文学创作要保持住孩子的特征,尊重孩子……幼儿文学是最本真意义的成长文学,是系好人生第一颗纽扣的文学,是了不起的文学。

幼儿文学是大文学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儿童文学作家、诗人 金波

图片 4

儿童文学发展很快,但还有很多不足,发展不平衡。比如,幼儿文学过去一直被淹没在儿童文学里,没有把它单独分出来强调;幼儿文学的作者队伍不够稳定。此外,有关幼儿文学的理论建设仍需强化。幼儿文学要从社会、教育、文化多个角度去关注,才能稳步地向前发展。

幼儿文学面对的绝对不只是幼儿,还要面对家长、教师等成年人,成年人是将幼儿文学送到幼儿手中的群体,离开了成年读者群,幼儿文学的创作、推广和普及都是很难进行的。

幼儿文学的修辞技巧非常多,比如拟人、反复,比如顶针、复沓,在幼儿文学的技巧方面,我们的理论研究还很欠缺,还缺少归纳。

幼儿文学特别是婴儿这个阶段的文学,是听觉的艺术——它快捷、强烈,要能瞬间储存于听觉记忆。我在主编“中国传统童谣书系”这套书时,强烈感受到这一点,如果我再编一套儿歌系列,同样是诗歌系列,感受更强烈:当今儿歌创作中,技巧用得少,而且太单调。

幼儿文学理论的建设非常重要,幼儿文学一定要推广到家长、教师那里去,没有成年人阅读的幼儿文学,是不能够真正到达孩子手里的,幼儿文学的教育是情感的教育,需要家庭文化的熏陶。

围绕“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这一主题,各位参会嘉宾互动交流,各抒己见,主要观点、见解聚焦于以下7个方面:

一、幼儿文学的美学风格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认为,幼儿文学写作取决于对美的认识,对审美的把握——流光溢彩是美,大道至简也是美。幼儿文学那种奇妙的感觉异常新鲜、饱满,它能让孩子在阅读的过程中,生成最初美的体验。幼儿文学应该把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写给孩子看,比如天性美、情感美、自然美、性别美、缺陷美、语言美等,让他们借由文学,奠定最初的美学铺垫,从这个意义上说,幼儿文学是寻找幸福的百科全书。

儿童文学作家吕丽娜认为,幼儿文学的美在于它的简单,这是幼儿文学的美学,也是幼儿文学的力量。幼儿文学看似简单,其实不简单,这种并不简单的简单,正是幼儿文学的光芒所在,正是艺术化的简单和看似无技巧的技巧所在,正是幼儿文学“大巧若拙,举重若轻”的艺术魅力所在。

中国作家网总编辑刘秀娟认为,童话世界要有对孩子的生活教育。刘秀娟以绘本“十四只老鼠”系列、“幸福小鸡”系列等经典图画书为例,认为这些幼儿文学作品以呈现日常生活之美见长,在这类幼儿文学作品中,作家精雕细刻,将平凡的生活场景、幼儿熟悉的生活细节、生活情节融入故事,在云淡风轻之间,灌注生活之美的点点滴滴,是一种很好的美的教育。

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学前教育学院教授、院长杜传坤认为,从文学艺术角度探讨儿童身心发展的时候,应该是感性思维,而不是理性思维,人一生中的情感和想象力,并非是呈线性的。

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徐鲁认为,相对其他文学,幼儿文学更接近儿童文学的核心,一位杰出的幼儿文学作家,首先必须是一位文学修养深厚、心地仁爱纯净、语言干净精妙的文学家。写幼儿文学,首先需要用心,清澈明亮的句子,应该从真诚的心灵里流淌出来,带着温度,带着明净和纯真的感情。